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9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我不知道寫下這個標題為什麼,但我知道轉載這一篇文章是因為這篇文章觸動了我很多難以言表的回憶。 我們生活在這個繁華的都市,卻沒有多少人能夠真正的理解在那個艱苦環境下保家衛國的戰士們是怎樣度過他們的每一天的。 我很敬佩這位女性,她能夠帶著自己的身體去那裡,並記錄下身邊的點滴,我覺得這對於我來說就是對我們這些曾經在那裡當兵或者現在還在那裡堅守的可愛的人的一種尊重。 其實沒有多少人能夠懂得在那裡,在那個連呼吸都感覺到困難的地方,我們的生活是什麼樣的。 看完下面的文章,相信網友們會有心靈的震撼,也希望能夠給網友們帶來一種心靈震撼,從此你知道會應該用什麼樣的方式活著。 可可西裡的顏色極為單調,春的鮮亮和嬌嫩、夏的繁華與蒼翠、秋的喜悅和燦爛,在這裡永遠只會是遙遠的神話,這裡有的只是冬的蒼茫與陰冷。連綿的雪峰、垂著碩大冰柱的冰川、刺骨的湖水,將這一片土地包裹在殘酷的寒氣裡。- 可是,這裡有藏羚羊。那些在遠處的地平線上像流星一樣轉瞬即逝的藏羚羊,那些給這個世界添加色彩的生命,比岩石更堅強,比花朵更脆弱。- 我所到的地方叫五道梁,是可可西裡自然條件最艱苦的地方,因為直到現在仍然有人將它當做無人區。可是這個無人區並不是真的沒有人,這裡有個小小的兵站。離青藏公路大概有5公里左右的距離。- 我的驟然光臨,彷彿給這個小小的兵站帶來一絲春天的氣息。那些年輕的戰士顯得友好而侷促,兵站的站長是個30多歲的男子漢,可可西裡的風霜過早的剝奪了他年輕的容顏。我被安排在兵站後面斜山坡最頂上的一座小木屋裡居住,大概距離他們200米左右。當起風的時候,房子就會跟著咿呀作響,彷彿隨時都會拔地而去。小木屋是名副其實的木料結構,木牆木頂木地板,包括屋子裡的家當--一床一桌。屋子裡飄蕩著清香的松木味。非常難得的是前後都有兩扇窗戶,並且是雙層的玻璃。所以每當起風的時候,我會關起門窗,真正的躲進小屋成一統,不管冬夏與春秋。- 屋裡光線豁亮,太陽總是無時無刻的存在,從前窗、後窗或者門縫裡悄悄的溜進來,我的床頭與桌子便閃爍著游動的光束,外面雖然狂風嘯叫,我的身上卻是暖洋洋的。- 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小湖,湖水清列,在陽光下閃爍著炫目的光,湖面如鏡,鑲嵌著遠處的藍天和近處的雪峰,看得到的水底鋪滿了五彩繽紛的彩石。沒有人知道這個湖的真正名字,因為他們都將它稱作未名湖。這樣,我就想起了遙遠的京城和京城裡的繁華。- 晚上,月色很亮。我透過玻璃窗戶,看見外面有兩個流動哨,在我的小屋周圍靜靜逡巡。山坡下兵站的燈在如此明亮的月光裡顯得很闇弱,唯有那束探照燈的光線穿過山,越過湖,去得很遠。我坐在地板上,在電腦上敲打白天的見聞。這時候聽見輕輕的叩擊木板的聲音,是有人在敲我的門嗎?我以為是放哨的戰士,便爬起來快步走過去拉開們,一個小個子的士兵低著頭站在我面前,一臉侷促的樣子對我說:“站長讓我給你送開水來。還有,他讓我告訴你,很安全,你放心睡。”我把門敞開,側過身邀請他進來坐,他好像有點緊張,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進來了,他將水瓶放在桌上靠牆的那一面,我發現他還帶來了一個水杯,牢牢的倒扣在水瓶口。屋子裡沒有凳子,他轉過身來不知道該坐在哪裡,彷彿有點尷尬,我腿一屈就在電腦面前的地板上坐下,仰著頭示意他也坐下,他愣了一下,低頭看了看腳上的鞋,又看了看我的電腦,便不等我說話就執意的告辭出去。我站在門口看著他的快步的走下山坡回到底下的兵站。我看著他快步跑動的身影忽然感覺很心酸。-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太陽還沒有出山,但它的光芒已經很慷慨的拋灑在東面的天庭,並循序漸進的蔓延到了可可西裡。潔白的雪峰漸明漸近,草灘上灰色的枯草彷彿也穿上了五彩的綢裙。而那些山丘、小河,在一瞬間忽然間從很多個地方遙遙的冒了出來,並在剎那間明晰。太陽在這一刻精心的妝扮著可可西裡,我看見太陽彷彿離我很近,便伸手想去觸摸它溫暖的臉,可是夠不著,我只能觸摸到它越來越炙的光芒。- 這時候,我聽到了什麼在響,什麼東西在擦亮金屬一樣的天空。隨後,透明的薄脆的夜幕,也許是晨幕,便迅速的由遠而近的朝著小木屋消褪,退縮到我的窗前時,時間和空間突然變緩,我也變得異常的平靜了。這時候,一聲短促卻清脆的鳥鳴,敲開了小木屋的寂靜,包括我的平靜。突然,有東西竄進我的鏡頭裡。我第一眼看到窗前一兩百米遠的坡上,閃躍著先是一行緊接著是一片繼而是鋪天蓋地的白點,陽光?幻象?來得那樣突然以致我難以判斷,那白點越來越亮,並快速的在移動。我的心在那一刻提到了嗓子眼,是藏羚羊!我把相機往脖子上一掛,舉起望遠鏡,是的,是藏羚羊,那飛騰跳躍著的白點,是藏羚羊的尾巴,渾身褐色的藏羚羊,卻無一例外的在尾巴上有手掌大的一塊白色,當它們成群結隊的奔跑在遼遠的灰色的大地上,那些白點便像流螢一樣的劃過地平線,煞是壯觀。我從床上抓起帽子往頭上一扣,連外套也來不及穿,就從窗戶裡跳出來,急促的跑去追趕那群天外來客。- 這時候兵站的站長來了,他告訴我這些藏羚羊的目標地點就是未名湖,整個夏天它們都將在湖畔度過,並繁育後代。正說著,一群鳥從天而降,展開翅膀緩慢的落下,站長指點著告訴我這是斑頭雁,那是野鴨,棕頭鷗,魚鷗等等什麼的,混在一起非常好看。他說這些鳥是來給藏羚羊作伴的,它們將會在未名湖畔與藏羚羊比鄰而居,並相依為命。我看他一臉認真,心裡說不出的詫異。- 它們?怎麼一起生活?- 他笑著說:世界上就是有這麼奇妙的事。- 凡是跋涉過青藏高原的人一定都知道,沿途惡劣的自然環境對人興致的打擊實在難以避免,燥熱的戈壁風或凜冽的冰川暴雪,埋藏在積雪中的道路,陷阱般的泥沼,使人要麼熱得眼澀胸悶,要麼就冷得渾身疼痛。並無時無刻的威脅著脆弱的生命。在青藏高原,生命是脆弱卻又堅韌的。可是,人們只要一踏上可可西裡的脊背,迎面就會吹來濕潤的空氣,很快就會使人置身於一種意外的舒爽之中。這宜人的空氣得益於可可西裡無處不在的數十個大小不一的湖泊。當然,這只是我恰好趕上的7月。- 這時候,又有鳥飛來了。天空中彷彿飛揚著無數的銀片,那是鳥兒展開的翅膀,它們旋轉了幾圈,突然調轉方向,朝著一個地方降落,那就是湖畔。一隻接一隻,彷彿在參加一場盛大的宴會。我清楚的看見一隻鷺鷥,披著炫目而乾淨額羽毛,一雙彷彿可以折疊的修長的腿,半圓的頭冠紅得耀眼,彷彿一頂漂亮的帽子緊緊扣在頭頂。顯得高貴而華麗。鳥兒們的叫聲好像打碎的生鐵,綿遠而鏗鏘,讓可可西裡的每個角落裡都迴響著金屬的聲音。- 一隻鳥輕輕的跳上了一隻藏羚羊的背,另外很多鳥則歡快的站在靜臥不動的藏羚羊身邊,那樣子,彷彿是在一個巨大的相親慶典,挑選著各自中意的伴侶。看了太多殘酷動物世界的我,從來不知道動物的生命裡還有這樣和諧而溫馨的場面。那一刻,我是深深震撼而又震撼的;那一刻,我不會再記得和想起在我鏡頭拍不到的地方會有黑洞洞的槍口和虎視眈眈的惡狼。- 可可西裡,所有的一切是這樣美好而純淨,而溫馨。- 文章來源:洛陽百麗·靜·悟 |杜汝超的BLOG | 豆豆在加州的幼兒時代 |私?防空洞 | No Silence Here |今喜木門 | 有空來坐坐 |The Fortune Weblog | 陳安之官方部落格 |拿但業隨筆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