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0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江南的初冬不似北方那麼的荒疏,窗外的香樟、雪松、海棠、含笑等一些我知名的,還有一些我不知名的花木依舊是滿眼翠綠,只有那株常伴我一起沉默的銀杏被初冬的冷風染得通體金黃,在陽光的映照和藍天的襯托下,顯現出她獨有的俊俏典雅、雍容華貴,讓人心生憐愛。 老家的村頭也有一群銀杏樹,高矮粗細不一。記憶中大概有十幾株,村裡人叫它“白果樹”。每年到了這個季節,微風帶著片片冠狀的細葉從枝頭飄零,煞有一番詩意。 或許是這些樹有別於其它的樹,也或許是這些樹有了些年頭,反正村裡人對這群“白果樹”是有些敬畏的。因為我看到樹群下有一個不知是誰搭起的土地祠。每逢初一,十五還都會有不少的香客來到祠前焚香祈禱,顯然在村民眼裡這些樹被神化了。 被神化了的樹自然是沒人敢砍的,而當時懵懂無知的我卻在一次忘記帶薯滕栓杖的時候,砍了一根手腕粗細的“白果樹”枝應急。回到家後,這根“白果樹”枝一頭插地,一頭撐著我家院角那棵有些斜倒的棗樹。後來,棗樹沒了,而支撐棗樹的那根“白果樹”枝卻長出了葉子。也許覺得這樹和我有著這樣的淵源,所以對它特別的呵護。到了秋天,葉子開始變黃的時候,我都會收集一些完整的、碩大的葉子帶到學校分給同學做書籤。那些只在植物書上見過銀杏葉的同學自然很是珍愛,把它們小心翼翼地壓在書裡。看到他們那麼在乎的樣子,我也會很高興。 後來,由於工作關係我調進城裡,母親和弟弟也隨我離開了老家。之後,回老家機會自然不多。偶爾幾次,當見人去房空,物是人非,曾經兒時我們兄弟姐妹追逐打鬧的院子已是雜草叢生。心裡總少不了有些許的傷感,只有那株越發的枝繁葉茂的銀杏給我不少的慰藉。 再後來,老家的老房子拆了,弟弟在原址上建了一棟小洋樓。現在回到老家,我很難找到承載我記憶兒時生活的載體,只有那株我無意插活的銀杏樹高高的挺立著。於是,在我每每回老家的夢境裡都少不了這棵銀杏樹。 前幾年,我調到現在的單位。記得第一天上班,當被引到安排好的辦公室的時候,我一眼就看到靜靜地矗立在窗外那株銀杏,頓感這個陌生的辦公室是那麼的親切。 這株銀杏和我家那株一般粗細,她形如一支倒插的毛筆,似蘸雨水為墨,展天空為紙,默默地記敘著她心底的故事。我確信她和我一樣有很多難以釋懷的舊事,所以這之後,工作累了,我便會倚著窗台靜靜地望著她,與她沉默的交流著------